• 四月五日晚

    2007-04-06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ogo0329-logs/6554043.html

        5号晚,约了鑫爷,去了华强北一家湘菜馆,无非是吃饭聊天。
        初中毕业后我们陆陆续续有在同学聚会上见过几面。算算最后一次聚会后阔别2年,我们竟在深圳相遇了,然后他又将前往广州发展。这也是缘。看到他,就好像回到了初中年代,那个天真烂漫的淳朴校园,是我疗伤的圣地。
        我是转学生,是个假小子。刚进这个班,鑫爷和自立是我最先攀谈上的朋友。那个校园里充满了我的回忆,快乐的忧伤的幸福的遗憾的。还记得一个人坐在长大校园里放声哭泣;还记得遥被谁死抱着到我面前说喜欢我;还记得隔壁班的某人拦着我非要叫他好哥哥;还记得那个山花烂漫的日子,班上的同学相约去采摘映山红,上土坡时黄智再自然不过的伸出手拉我一把,那却是我第一次和男生牵手。第一次滑倒在田里坐了满屁股的泥,是闯爷一声不响的用自行车把我载回了家。抱着满怀的映山红我乐得屁颠屁颠的缠着漫画店的老板娘;还记得为了一个女生班里打群架的日子;还记得潇潇第一次谈恋爱从刘老师家楼下经过被逮个正着;还记得跟同桌亲密无间的聊天;还记得办版报的孙日;还记得很多很多。
        然后你说你变了很多。我说我觉得你没变。你还是那个信心满满的你,只是跟我说话已经不再紧张犯结巴了。能够这样坐在一起聊天很好。一个人生活,最难不是痛苦无处发泄,而是快乐无人分享。 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