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宫22】之【两个男人的眼泪】

    2006-03-26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ogo0329-logs/6551050.html

    转自 宫吧http://post.baidu.com/f?kz=90210539

        听着律悲伤的话语,看着律泪流满面,感觉曾经的那个律一下子又回来了,似乎从来都不曾离开过……

        他终于能在大家面前述说出自己的一切真心,嘴唇微微泛着白,脸色憔悴,神情悲伤,像被谁掏空了心似的,但眼神却是一如既往的笃定,不容置疑。

        “我有生以来,第一次想得到的就是彩京。”最终,律宁可违背长辈们的期待,宁可破坏皇室的法度,不惜放弃他苦心经营的一切,放弃皇太子地位,只为了成全自己伟大的爱情。
     
        我想他已经无所谓了吧,就算被赶出宫也没关系。律说:“人心毕竟不是纸张,随便折叠展开,抛弃埋藏在心底的人,与他人共欢,我无法做到。”他的这份感情是单恋也好爱情也罢,都不重要,一样另人钦佩。

        有些人是你一辈子也不会爱上的,也有些人是一辈子也不会爱上你的。她不爱你,再过一万年之后也不爱你,你为什么还要为她痴迷,为她流泪?醒醒吧。
    CJ说:“律,如果在2500万年后见到我,那时你就逃离我吧,万一见到我也不要理我,走你的路,我也会那么做的…我现在虽然离开了信君,但2500万年后,还是会喜欢信君。” 很感谢CJ,她最后一次坚决的回绝了律,没有给他任何希望,也许很残忍,但对于律未尝不是件好事。

        但律的一句:“那时我仍然会等你”,就真的不得不被他的痴情所感动了,假使在2500万年后你们真的会重逢,希望CJ你给律一次机会。 

        也许正如律所说的:“已经无法再回头,我们走的太远了。”就像离弦的弓箭,射出去的刹那就不可能再回来。

        男人对女人的伤害,不一定是他爱上了别人,而是他在她有所期待的时候让她失望,在她脆弱的时候没有扶她一把。虚弱的时候,她想他来见见她,他却没有来。沮丧的时候,她想他对她说几句鼓励的说话,他却吝啬。悲伤的时候,她想和他分担,他却不能体会。这都是伤害。

        CJ说:“我等你,等了又等,我都快要晕倒,但我相信你会来,你再怎么生气,我都以为你会来。”她为自己的过错做出了反省,一门心思的期待信能够原谅她,能够看到她的真心,甚至把苦心赶来的律认成是信,以为真的等到了他。那句“你来了”,她的眼眶满是泪水,看似很委屈,又像是在撒娇。那一刻,感觉她所有的悲痛立马就烟消云散了,仅仅是因为信。可惜,她的希望还是落空了,一切都只是幻觉,信没有来,那人是律。

        我想她那时一定很伤心,所以才会对信如此冷淡,才会拒绝信送她回去,但在她回眸的刹那,我分明看到了她眼里的留恋。是啊,她是多么渴望在抬头时看见的他,亲切的叫着

        “彩京”的是他,扶着她回去的是他,但终不如人所愿。

        CJ一直在说想离开宫,想离开这个沉闷的地方,但当她真的听到“废妃”一说,知道自己可能会被赶出宫时,她的神情流露的是悲伤。其实,她不是真的想离开的吧?!毕竟这里有她深爱的人,如果真的离开了,那时她会多么想念他!

        但是,信所受的伤害,信的真心你又何曾见到呢?

        倚在墙边的信,回想起小时候,他亲切的叫着律,得到的却是“叫我皇太子殿下”的命令。原来,他一直是个孤独的小孩,却透着与年龄不符的忧郁。

        信看着躺在床上虚弱的CJ,想触碰她的手又缩了回去,他的内心在挣扎,开始害怕、开始担心,因为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做,不晓得她在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离开。

        原来以为不确定的人只有CJ一个,现在连信也开始怀疑起CJ对他的爱了。当皇上问“能否确定妃宫对义城大君没有其他想法”时,信一脸的漠然,回想起曾经的种种,他的心已经迷惘。

        信说他只要一想起她给的伤害,他就无法原谅她。其实他只是在逞强而已,在他的心里早已经原谅了她,因为无法确定CJ的心所以又开始封闭自己,所以会愤恨的对她说:“我会让你一辈子跟我在这儿一起生活的!这就是背叛我,让我痛苦的代价。”这一切的一切,不仅看到了信不想失去她的决心,其实也证明了他的真心,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对而已。

        信一个人坐在阁楼里,独自黯然伤神,像个无助又可怜的小孩,对着小熊喃喃自语:“不要哭,会很难看的。”我的眼泪却夺眶而出。

        CJ你知道吗?他脚上穿着你送的鞋子,像对一件宝贝似的轻轻地抚摩着它,对它说话。其实这些话是想说给你听的,现在却只能对着你送的礼物说。

        还有CJ你知道吗?信在孤独悲伤时依然喜欢躲在暗房里洗照片,但现在洗的已不再是XL,而是你。现在的暗房,里面挂满的是你的照片,是你的一颦一笑。

        可惜,尽管信现在有千言万语,却始终无法开口,听到要“废妃”,他比谁都要紧张担心,害怕CJ就真这样离开了,所以他会放下身段找惠正宫、找律说情。但没有想到,他千方百计想留住她,她却以一个“追求自由,想做回原来的申彩京”这样的解释就轻易的放弃了。在她转身离开的刹那,信的眼泪掉了下来。

    想起小齐的《一个男人的眼泪》:
    “一个男人的眼泪
    就算流干 还有颓废
    就连滑落 都显的那么疲惫
    你编织美丽的未来
    我都认真以为
    谁知幸福快乐
    转眼成伤悲
    一句不再爱你
    就是你的理由
    你怎能如此的飞
    头也不回
    原来爱情的世界
    没有人能成熟面对
    当你离去之后我的心
    就像关灯后
    只留给我一屋子黑…”

        在这个宫里,每个人都念叨着说“我也失去了很多”。确实,CJ失去了自由,曾经快乐开朗的她不见踪影;律失去了本该是他的一切,却陷入爱情的苦海无法自拔;信呢?他也同样失去了很多,失去了一个“人”的生活,失去了追求梦想的自由……但,不要追究到底谁失去的比较多,谁得到的比较多,没必要认为自己是那个最可怜的人,也没必要怨恨、嫉妒别人。其实每个人都一样,为了一些东西必定会失去另外一些东西,这是天理循环。

    分享到:
    Tag: